书库排行繁體
无尽之城

《无尽之城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42Chapter41

    次日傍晚,安岩直接离开了安家。

    家里的气氛简直让人窒息,看着安泽若无其事地给哥哥做菜、夹菜,每一个温柔的动作在安岩看来都无比刺眼,毫不知情的哥哥还在跟他说谢谢……安岩恨不得抓住哥哥的肩膀狠狠的摇醒他,你在谢什么?你根本不知道,面前的这个弟弟对你有什么想法!

    安岩忍不住想起曾经的自己,在徐少谦摊牌之前,他也曾那样信任徐少谦,对那个人充满感谢之情,如今,看着毫不知情的哥哥跟安泽共进晚餐的画面,安岩更加觉得他跟哥哥简直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傻x!

    无法忍受安泽居然爱上了大哥这样可怕的事实,知道真相却又不敢说出口,安岩只好眼不见为净,干脆地避开了他们。

    好在安岩很快又有了新的任务。

    他所代言的西装品牌imperial参加了巴黎的国际时装周,安岩作为形象代言人必须到巴黎出席一系列宣传活动,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,安岩就让常林订了去巴黎的机票,匆忙收拾了一下行李,坐上飞往巴黎的航班。

    这次时装周要持续整整半个月的时间,世界各大知名品牌的夏季服装发布会,模特走秀、杂志宣传、媒体采访,安岩要出席的活动非常之多,日程排得很满,忙碌起来很快就把感情的事暂时抛去了脑后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这天下午,徐少谦正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,突然接到徐婉的电话,电话那头的女生声音因为激动而甚至带着哭腔,“哥!爸爸、爸爸他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少谦正在签字的笔在纸上“刷”一下划出了一条刺眼的痕迹,眉头一皱,立即站起身来,随手抓了外套就往门外走去,低声说:“我马上过来!”

    开着车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医院的时候,徐婉和徐少白正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外等待。

    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屋内的情况,主管医生正在对徐子正的身体进行详细的检查,过了一会儿,医生才面带喜色地走出来,说:“病人的意识非常清醒,身体也恢复的很好,再观察两天如果没问题的话,你们就可以办理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徐婉激动地说:“谢谢医生!”

    徐少白急着推开房门冲了进去,到徐子正的床边,紧紧握住他的手说:“爸爸,太好了,你终于醒了,我们都好担心你,还以为你会……”说到这里便哽咽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子正轻轻拍了拍徐少白的手背,低声说:“别哭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那一副父慈子孝的温馨画面,看在徐少谦的眼里突然觉得有些刺眼,少白可以毫无顾忌地扑到他的身边喊他爸爸,而作为真正的亲生儿子的自己,却只能沉默地站在门口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徐子正终于醒了,这么多日子以来的煎熬总算是熬到了头,可是此刻,徐少谦的心情却十分复杂,他不知道,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父子两人的目光隔空相对,长久的沉默后,徐子正才低声说:“少白,你跟姐姐去医院外面给我买些吃的,我有几句话要跟你们哥哥说。”

    徐少白回头看了徐少谦一眼,乖乖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爸爸。”

    直到姐弟两人离开病房,徐少谦这才缓缓走到徐子正的床边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片刻,徐子正平静地说:“这段时间,你接手翡翠世家的董事长,生意方面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徐子正点点头说:“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。既然一切顺利,那么,等我出院的那天,干脆正式宣布把董事长的位置转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着急。”徐少谦低声说,“我在娱乐圈的事情还没处理完。无尽之城2会在这个月开始拍摄,按照之前的合同,我必须在五月底之前到剧组报到,拍摄过程大概还要半年。”

    徐子正看了徐少谦一眼,见他神色间颇为坚决,只好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。这部剧是你跟安岩合作的,作为你告别娱乐圈的最后一部电影,对你来说应该有非常特别的意义。你安心去拍电影,拍完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彼此沉默了良久,徐少谦才低声说:“您还记得……半面妆吗?”

    徐子正说:“记得,是你参演的第一部电影,怎么?”

    “当年,作为大学毕业后刚刚踏入演艺圈的新人,导演居然会选我来扮演那么重要的男二号,我一直以为,那是我的运气……直到今天,我才知道,那根本不是运气或者实力,而是因为……您,就是那部电影幕后的投资人,对吗?”

    徐子正看着徐少谦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徐少谦身侧的拳头突然狠狠的攥紧,一字一句地低声问道:“我妈妈名叫江华,是江宇诚的第一个女儿,江宇诚还有个女儿,叫江雪凝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江雪凝的亲外甥,所以,她才会对我这个刚刚出道的新人百般关照,如果没有她,我根本不可能那么顺利的拿到最佳新人奖,之后拿下最佳男主角的大奖,那部片子的导演也是她介绍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些年来的成就,居然……全都是你们,在背后,一步一步的促成的。”

    徐少谦抬起头来,目光复杂地看向病床上的徐子正,很难想象,即使在这样的时刻,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居然还能如此的平静。

    当年的江家和徐家是生意上的死敌,双方的争斗逼得江华跟徐子正分离多年,好不容易回到国内,徐家的内斗却害得她车祸惨死。那个叫江华的年轻美丽的女人,徐少谦的亲生母亲,成了家族斗争的牺牲品,不到三十岁就香消玉殒,埋在了冰冷的墓碑下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她用生命所保护的亲生儿子,却一直在给她的仇人扫墓。

    当年对她有愧的人,如今终于良心发现,开始补偿她遗留下来的儿子,给他的电影投入巨资、帮他联系最好的导演、甚至亲自参与演出来指导他的演技……

    新人奖,最佳男主,第一影帝,一路大红大紫,年纪轻轻就成了娱乐圈里炙手可热的超级明星,徐少谦还以为是自己的好运和努力造就了今天的一切,却没想到,背后居然一直有人在帮他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的认知居然全都是错误的,所有的好运居然都是他们故意制造的!从开始,到如今,那些人带着对江华的愧疚,拼命补偿着江华留下来的儿子,让她的儿子在娱乐圈里大红大紫,一帆风顺。

    徐少谦沉默了很久,才说:“您不该解释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徐子正低声说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已经全部调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怀疑少白的血型而去调查的话,徐子正是不是打算把这件事情隐瞒一辈子?如果他这次手术失败,或者再也没办法醒来,自己在他临终之前都没有办法得知真相,甚至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也不能叫他一句爸爸?

    ——这个男人简直冷静到残忍的地步。

    徐子正抬起头来,看着徐少谦,平静地说:“既然你已经查清楚了,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。当年的悲剧有我一半的责任,我对不起你妈妈,也对不起你。所以,这些年来,我以四叔的身份给了你一个家,帮你达成了所有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做的只有这些。认不认我这个父亲,决定权在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少谦沉默了良久,终于轻轻攥紧拳头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徐子正低沉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明天是你妈妈的祭日,有时间的话,去墓园……看看她吧。”

    从医院离开之后,徐少谦的心情一直低落到谷底,他很清楚,徐子正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很好的长辈,这些年来,他对他也一直是关爱有加。

    可是,他只当他是四叔,他叫了他二十六年的四叔!

    从这个男人第一次把摔倒的小少谦抱起来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知道这个人是四叔,他应该叫他四叔……整整二十六年,这种观念已经变成了习惯、变成了本能。如今,他突然成了亲生父亲,徐少谦根本没法说服自己坦然地叫出“爸爸”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甚至根本不知道,该如何面对这个血浓于水的、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次日早晨,徐少谦买了一束白色的风信子,开着车来到了墓园里。这也是他调查当年的真相时所查到的资料,江家的长女江华,最喜欢白色的风信子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的祭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徐少谦无数次经过这个墓碑,今天,却是第一次以儿子的身份站在她的墓前。照片里的女子看上去温柔美丽,用生命护住儿子的女人,自己的亲生母亲,徐少谦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才好,只好站在墓前沉默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徐少谦回过头来,就见江雪凝捧着一束鲜花走到了墓前。

    她俯身放下花,然后回头看着徐少谦说:“看来,你已经全都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徐少谦沉默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的话……请你原谅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江雪凝低声说:“姐姐当年,非常的爱他,我想,她也不希望看着你们父子之间,就这样冷战下去。”江雪凝顿了顿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,“我今天去医院探望他……无意间看到他掉到地上的钱夹。他的钱夹里,一直都留着……你出生时候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江雪凝把手里的照片递到徐少谦的面前,“他让我有机会的话,把这张照片转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徐少谦伸手接过了那张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里,出生不久的小婴儿正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前方,两只软软的小手,一手被妈妈抓在手里,一手被爸爸握在掌中。徐子正的脸色还是那么的冷淡,可握着小婴儿的手时,他的目光却明显变得温柔起来。女人正低头看着儿子,她的脸上,洋溢着的笑容,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张照片是被人抓拍的,三个人的动作都有些奇怪,江华甚至因为生产过后还来不及打理的缘故发丝略有些凌乱。可那种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温馨的感觉,即使过了二十多年,依然经久不衰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一家三口,这么多年来,唯一的一张合影。

    徐少谦看着照片里年轻时的江华和徐子正,看着夫妻两人抱着小孩时脸上喜悦之极却小心翼翼的神色,看着婴儿时期的自己把小小的双手分别放在父母的手中——那样一家三口幸福和睦的画面,刺得他眼眶一阵阵发热。

    手指颤抖着轻轻攥紧了那张照片,沉默了良天天中文之后,徐少谦才俯身,把手里的花放在墓碑前,看着墓碑上的女人,低声说:“您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三天后,徐少谦买了去巴黎的机票,在机场登机之前,他给徐子正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短信的内容很简单,只有五个字:“谢谢您,爸爸。”

    ——谢谢您为徐家付出了这么多,谢谢您含辛茹苦的把我养大,谢谢您明知面前是亲生儿子却相见而不相认,让他无忧无虑的度过了整个童年时代和青春年华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长大成年,已经足够冷静成熟,已经可以承受那一切残忍的真相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你徐子正亲手带大的儿子,跟你一样坚强的,徐少谦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