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库排行繁體
阴阳代理人

《阴阳代理人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四百六十七章,邀月对饮

    我是师傅唯一的传人,上一世是,这一世还是,轩辕家族是师傅消失之后。(WWW. 。:w. 。 其实我也不算是真正的当家人,直到我出事为止,我也并没有真正管理过轩辕家族。

    在我的思想中,轩辕家族并不属于我,我也没资格继承轩辕家族。

    “师娘,我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要拒绝,却看见了恋心儿眼中坚定的眼神,手上握着茶杯,看起来很平静,可其实我知道一旦她下的决定便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不知道,当年你师傅继承轩辕家族其实也只是偶然。当年将轩辕家族传给你师傅的那位老人如今应该还在‘阴’间,等你有空。我带你去见见她。但是,我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。”

    恋心儿正说着,却忽然间看见大‘门’打开了,一身黑裙的少‘女’站在‘门’口,表情‘激’动地说道:“他凭什么继承轩辕家族?这些年里他不曾做过任何一分贡献也就算能量,如果不是他当年入捏造成的罪孽,或许今天的轩辕家族处境也不会这么难。凭什么让他来继承?”

    少‘女’很‘激’动,手握着‘门’框时发出“咔咔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,我的脾气你应该很清楚。我先走,三天后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转身往外走。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想说什么,但是终究还是没说出口。hei yan

    有时候真会有好运降临,但是这样的好运我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我走出了房‘门’,看见‘门’旁边站着鲁仙歌,他低声说道:“好事儿,至少你能安全一阵子了。不过也是坏事儿,三天后我们是不是逃的出伏羲的手掌还是未知数。一切分晓就在三天后见了!”

    轩辕家族的车队缓缓开走,恋心儿坐在车子里低声说道:“联系一下古皇‘门’。我要见伏羲。”

    古皇‘门’,伏羲和恋心儿相视而坐,两个人的气场居然不相上下,伏羲审视着眼前的‘女’子,笑道:“轩辕家族的‘女’帅,端木森的妻子,我们也不算陌生但这还是第一次见面,说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恋心儿端庄地坐着,轻声说道:“我要你放过万林,别找他麻烦。[请到]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伏羲轻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要他做轩辕家族的继承人,如果你不想等我丈夫回来后对你出手,你最好还是听我的话。你少了麻烦,而我也可以保证万林不会对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恋心儿面对伏羲却没有一点示弱,反而变的更强势了。

    “端木森能不能回来还是问题。这些年你也以这样的谎话威慑过很多人,你怎么觉得我会听信你的话呢?再说了,万家林是注定要成为强者的,与其等他变强了来找我报仇,早点除掉他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伏羲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一张和我丈夫一样的脸,但你们却是完全的两种人。在另一界,我丈夫的分身已经降临,我想你应该也已经听说了这个传闻所以急着控制万家林。可是你是否想过我丈夫的分身既然能够在另一界降临,也迟早会在这一界显化。以你如今的实力,你有几分把握保住自己的小命?”

    恋心儿的话让伏羲脸‘色’一下子变的非常‘阴’沉。

    “所以,如果我是你的话,就会安分一点,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,而你也可以保证轩辕家族得到传承,一举两得的好事儿。何必不做呢?”

    恋心儿话锋一转,又说了回来。

    伏羲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却忽然笑了起来,摇摇头道:“差点被你给唬住了,不得不说端木森的这个招牌要唬人还是很有用的。但是你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,这样吧,我可以和你‘交’易,不过这个条件得改一改。三天之后我可以对万家林动手,但只有这一次,如果他能够逃过这一劫,我就放过他。你带他离开这里,也要保证我不会被万家林报复,如何?”

    恋心儿眉目拧成一块,她在过去的日子里对付过很多地位非常高的强者,但是真正这么难缠的人她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恋心儿一锤定音,站了起来向外走。伏羲看着恋心儿的背影,冷冷地说道:“你看着我的时候会想到端木森吗?”

    恋心儿拿着红‘色’的手包,一边往外走的时候一边冷漠地说道:“不会,因为你永远都成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,修炼并没有实质‘性’的进展,老魔头和鲁仙歌都在考虑如何从三天后的杀劫之中脱身而出,我却在想该如何回绝恋心儿,我知道自己不配做轩辕家族的家主,甚至不配在以这一脉的名字出现在这一界中。

    然而,恋心儿的心意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。

    夜风阵阵,这是第三日的夜里,明天一早古皇‘门’和轩辕家族的人就要来了,躺在房顶上,看着天空一片漆黑苍茫,我低声说道:“万林,你何德何能可以担任轩辕家族的主人,你只不过是个身怀罪孽的魔道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那么烦恼呢?”

    关韦走出房子,‘挺’过那一夜的关韦恢复的还不错,早已经清醒了过来,只是还有些行动不便。

    我听见他的声音,笑着说道:“你不是我,没有那么多的烦恼,所有那些说不要被烦恼牵绊的人其实是因为这些烦恼根本无关紧要,而我的烦恼却个个都可能要了我的命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关韦费力地从地下爬上了房顶,丢过来一瓶酒,说道:“我从老魔头那里顺的,你别告诉他啊,不然回头要被他骂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家伙也是个好酒之人,身上的伤都还没好透就想着喝酒。

    “明天古皇‘门’的人就要来了,你还不走吗?”

    我接过酒杯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也有我的烦恼,走到哪里去?国字号第五组将我当成了弃子,想用我的命来勾起整个江湖的大战,我又何必再回去呢?回去了也得不到好,索‘性’就留在这里,至少这里的人更真诚一点。你呢?听说你要继承轩辕家族了?虽然这些年轩辕家族有些没落,可毕竟还是超级家族,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再怎么样你也能一跃成为站在江湖顶峰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顶峰?越高的地方就越冷而且风大,我只想恢复自己的灵觉,然后早点回到我那一界去。这个世界我亏欠的太多而且根本就还不清,所以还是‘挺’想逃走的。明天说不定就是个解脱的机会,能不能在伏羲的手下幸存,我自己也说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回答,声音听起来似乎满不在乎,但不过只是酒壮怂人胆罢了。

    “那今天可要好好喝一口了,万一明天我们都死在了这片战场上,那还是做个酒鬼的好。要不然黄泉路上没了酒,可就苦了哦。”

    他笑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我微微裂了裂嘴巴,‘露’出一丝笑容,举起酒杯对着天上的月亮,高声说道:“举杯邀明月,却不是对饮成三人,今夜只有你我,不醉不归,不醉不归啊!”

    铁人睡在车子里,透过车窗玻璃看着院子,身边有几个干部正在说话,其中一个丢了个馒头给铁人,低声说道:“别看了,明天大头领亲自出手,让这些家伙都死的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铁人却没有说话,铜质头盔下的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却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白‘色’的轿车一早便驶到了庄园‘门’前,我同样梳洗干净,穿上了一套鲁仙歌那里拿来的干净道袍,虽然有些旧了,可是比起我之前脏兮兮的外衣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我轻轻将头发盘起来,鲁仙歌看着镜子里的我却笑道:“盘头发的手势很熟练啊,过去盘过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道:“一个朋友教的,今天也要给他报仇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