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库排行繁體
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

《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一百四十五节 和珅的自导自演

    口*袋*小*说 m.kdxs.com    周琅已经退到了通州,他完成了跟和珅的配合,不得不感慨和珅的导演天分。

    根据与和珅的约定,他会在和珅攻打圆明园的时候佯装不敌撤走,把圆明园、颐和园留给丰绅殷德。

    接着为了取信,他会丢几百门大炮给丰绅殷德,丰绅殷德会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这时候周琅会派兵袭击一下带着“粮草辎重”的丰绅殷德大军,丰绅殷德会亲自断后,然后将这些“粮草辎重”交给周琅的軍队。

    这些粮草辎重里有什么,大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丰绅殷德带兵攻打圆明园,軍队中那些一起的八旗子弟看不出毛病,因为一路都是丰绅殷德在前猛打猛冲,他们只是跟着一路看到敌军败退,不会生出疑惑。

    让他们跟着打两场胜仗,也是让他们见证丰绅殷德的军功,之所以要有那一败,就是为了交割保密,周琅一打,杀上一批人,把这些权贵子弟打的心凉,然后丰绅殷德提议让他们突围,自己断后,这些人肯定马上答应,然后就剩下丰绅殷德和他的包衣完成交割,这件事就保住了秘密。

    所有计划严丝合缝,十分缜密,没有一丝漏洞,即便是跟当事人对峙,也找不出半点毛病,和珅这导演的功力实在是奥斯卡级的,让周琅都不由得佩服,这么个人才,怎么就是个貪官呢,如果投靠周琅,保准能建一番功业。

    在这么复杂的局面下,周琅也不怕和珅骗他,他还没撤军呢,大不了继续攻城。

    甚至连那些财物都没有清点,原封不动的送到天津,他相信在这方面,和珅不敢骗他,这种见不得光的买卖,往往更诚信一些,否则一旦曝光,双方都没什么好下场。而周琅反倒是不怕曝光,和珅哪里敢欺骗周琅呢。再说了,还是那句话,周琅还没撤走呢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局面,让周琅觉得有些不爽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出了什么鬼,北京軍队竟然开始接二连三的出击,全都是骑着战马拿着弯刀,也不讲究阵形,嗷嗷叫着往前冲的。

    这不按剧本来啊。

    跟和珅的协议是,拿到钱后,周琅就会撤军,此后双方不要再联系了。

    但周琅已经准备撤军了,北京的八旗兵跟打了鸡血似得来玩命,这是抽哪门子风。

    周琅不高兴,前线軍队就狠狠杀了一批八旗铁骑,然后他们才老实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琅不知道的是,北京城里,贼寇不谙武艺,只要冲进了砍杀,对方就只有引颈就戮,这些说法已经传开了。

    那些看到丰绅殷德都能立下大功的权贵子弟门不由的心痒痒。

    城外的情况他们大致也知道一些,贼寇炮打朝阳门,绕道洗劫了圆明园、颐和园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不由的想到明朝人当年评价他们祖先的那些文字,什么“大掠五府,饱掠而去”,“历时三月,饱掠而去”,“凡半年,饱掠而去”,“屠四郊,饱掠而去”,核心词是饱掠而去四个字。

    可他们的祖先当年入关抢掠,不过抢的是一些州县,抢的是平头百姓。可是这些海寇,他他,他抢的可是皇上啊。圆明园、颐和园被洗劫一空,这这,这他们得了多少好东西啊。

    一想到周琅饱掠而去,饱掠的还是皇上家,而且还是一群不谙武艺的乌合之众,八旗子弟们就按捺不住想要出击。

    丰绅殷德做的,凭什么老子做不得,丰绅殷德有几斤几两谁不知道,老子揍他跟揍孙子似的。

    这样想的人有万万千,于是相互一联络,纷纷请战,皇帝见军心可用,就批准了几家孩子出击。

    结果是死伤盈野,再也没人敢提出击了。

    也没人羡慕周琅饱掠而去了,人家平本事饱掠,凭什么羡慕。

    和珅这时候,早就把京城里那些闲言碎语放到了一边,不管其他权贵子弟多么不信,他儿子这件大功都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将奏报整理出来,让丰绅殷德上书向嘉庆请罪,说什么因为大意中了贼人埋伏,折损了不少人马,丢了粮草辎重,他请求降级。

    嘉庆好言宽慰了一番,说丰绅殷德果断出击,两胜一败,有功无过,还要奏明太上皇,好生嘉奖。

    和珅对乾隆的说辞,就是另一套了。

    乾隆跟嘉庆不一样,嘉庆沉稳内敛,做事一板一眼,有功一定会赏,大功大赏,小功小赏,不会因为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而另眼相看乾隆不一样,乾隆是一个性情中人,他高兴了,做什么事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所以和珅对乾隆说,其实他儿子没啥本事,就一颗忠君之心,别的还能忍,一听圆明园被占了,气的吃不下饭,决意出城杀贼,临走遗书都写好了,交代家人照顾好妻儿。

    乾隆快九十了,越来越好蒙蔽,越来越情绪化,也觉得这孩子孝顺。尤其是立遗书,还不忘妻儿,的妻儿可不就是乾隆最疼爱的女儿和外孙吗。

    乾隆一动情,马上就赏,赏一等轻车都尉,将来若袭爵,可择一子另袭该爵,赏银五千两,另有珍宝赏赐若干。

    钱和珅不在乎,但那个一等轻车都尉却价值连城。不是说这个爵位本身有多高,而是意义重大。

    和珅的父亲常保只是一个三等轻车都尉,和珅袭爵之后,现在升到了伯爵,可和珅是袭爵的。现在丰绅殷德是靠着自己的军功,给和珅家又挣了一个爵位。且不说这个爵位有和珅帮衬的情况下,用几年能升到男爵子爵,至少和珅的第三代可以有两个袭爵之人,广大门楣了啊。

    而且这是将儿子推上了前台,他就这么一个儿子,他挣下的家业足够丰绅殷德受用了,可丰绅殷德能不能守的住,他没半点信心,和珅争斗了一辈子,赢了很多次,但也得罪了很多人,如果他一死,谁也说不好有多少人会对合家下手,必须让儿子有自己的势力,这才能保得住富贵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年他趁着乾隆昏聩,不断的给丰绅殷德加官进爵,可官升了,个人能力,和权势还是那个样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不但给他赚足了军功,而且一起出城的那群年轻权贵子弟,就是丰绅殷德最好的人脉网,等这些年轻人成长起来,满清朝堂都是他们下一代的,他们抱成团的话,丰绅殷德也就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和珅终于觉得那笔钱花的值了。

    周琅这边开始撤退了,依然是交替掩护,互相接应,比进军时候更谨慎,撤的很慢。

    周琅步步为营,可清军却出动了,步步紧逼,倒也不进攻,就是远远的吊着。

    苍蝇一般,让周琅烦不胜烦,不管这些人吧,玩意给他找一个孔子,冷不丁咬你一口,太不划算。管他们吧,都是一群骑术出色的马兵,追都追不上。

    按照马大雷的说法,这些人可以在马上耍杂技,大概是关外的马兵,看穿着应该是蒙古人,至于是不是蒙古八旗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这些蒙古轻骑兵没有攻坚阵的能力,弓箭吊射也被空心方阵克制,没有任何机会,但却让周琅撤退行动撤的很辛苦。

    一直走了一个月才走到了天津,而他们也一路跟到了天津,周琅离开通州,他们进入通州,现在周琅到了天津,他们也来了天津,周琅算是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了,就是跟在后面收复城市,混点功勋。

    到了天津后,命令士兵立刻休整,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周琅其实也是不得不走了,这一场北伐,损失非常大。

    他带来了四万八千大军,一路打到北京城都没什么大的损失。来之前做了充足的准备,冬衣都备齐了,穿着英国毛料制作的外套,防寒保暖,虽然低估了北京这个时代的气候,一个个冻成狗,可没有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谁想到,到了春天,万物复苏,各种疫病也复苏了,士兵们扛过了严寒,却被疫病给击倒了,軍队中流行起了疟疾。

    不断的有非战斗减员,一旦出现兵役,周琅马上采取隔离、撤走的办法,将伤病员撤往后方,在医院中进行救治,死亡率倒是不高,可战斗力影响很大,他从北京撤军的时候,三万八千人就只剩下了两万人,这也让他完全无力真正打北京了。

    先后受到疾病洗礼的部队,死了一千两百人,比战场上阵亡的多了十倍。

    这让周琅的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给一直留守天津的构全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“我打不动了。你给我狠狠教训一下城外那些骑兵。能杀多少杀多少,把他们一次杀怕,跟狗一样跟着,让人倒胃口!”

    周琅确实是气坏了,他的軍队状态不好,偏偏被这些人弄得始终不能放松,导致路上又有上百人病死。

    勾全,是周琅麾下资历最浅的副将,但他整体的资历其实不浅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批被科林征召的左营士兵,比周琅手下完成训练更早,战斗经验更丰富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跟错了人,周琅整编之后,他才从周琅麾下把总做起,一步步爬到现在的位置,也算是苦尽甘来了。

    可勾全对城外的蒙古兵也没办法,对方骑术出色,不愿意跟你打的情况下,你根本就抓不住对方,老虎吃天无处下口。

    在天津足足休整了一个月,周琅的部队才缓过来,城外的蒙古兵依然没走,他们等着收复天津呢。

    周琅偏偏不想让出天津了,反正跟和珅的协议也没有关于天津的内容。

    继续留下勾全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在城外待着,我不信他们还能把马骑上城墙。你就在这里守着,如果有人想让你走,告诉他,没有四千万两,提都不要提!”

    这时候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,让恼恨的周琅把火气全撒在了和珅身上,如果和珅还想做生意,就得继续出血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物降一物,纵横京津正正半年,没有敌手,偏偏对一群蒙古牧民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周琅没有避讳其他人,结果听到又可以收钱的魏连理马上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“大帅,卑职愿意留下来帮苟大人清点账目!”

    周琅想了想,魏连理做这种事可能比勾全更合适,于是就同意他留下了。口*袋*小*说 m.kdxs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